紫薯

DICTATOR

梦魇

2019快乐~


新年由短小的贺文开始


真的短小 


let’s go !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242958

生活不易 全靠卖艺

紫薯来报道啦

太阳农新歌计划:

新的一年就要到啦,这里是【太阳农新歌计划】的官皮皮,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

♡人生不易,多才多艺♡
♡崽崽发歌、我们卖艺♡
农崽的花妈们看过来,新年新歌活动在这里!

活动时间:农农新歌发布日起至2019年1月13日
多种参与方式任你选择ヽ(*´з`*)ノ


别看我们很皮,其实我们办的是超正经的活动。

2019年也让我们和太阳农一起发光发热叭!

再次重申,圈地自萌,为爱发电,买歌吸兔=(:з」∠)_

占tag万分抱歉

关于AO3链接 要点进去按右上角有个小框 按proceed这个按钮表明同意 才能看全文哦 

小车合集

之前所有车的合集


看过的话可以选择再看或不看哈


要求很简单


别再举报 别再私信我骂街


喜欢请留句话👉🏻写文的动力


———————————————


坤农👉🏻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67799


超级制霸👉🏻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68066


异农👉🏻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67727


贾农👉🏻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67973


正农👉🏻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68045


鬼农👉🏻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68018



AO3链接已搞定 今晚补链接 请不要举报了 我怕了 我只想当个小透明开开拖拉机车(⑉・̆-・̆⑉)

无题

“今年的冬,来得要晚些。”

陈立农抱着快遮挡视线的纸袋在熙攘的街道边走得小心翼翼。牛皮纸袋里竖起的硬质面包特有的香气在鼻间萦绕,不知为何他对这种难啃又无味的面包情有独钟。

或许是这长条面包长得很可爱,

又或许是像家里那只好吃懒做的腊肠狗——吠吠吧。

雪下得不是时候,才刚踏进森林陈立农膝盖便隐隐刺痛起来,撕裂的痛感慢慢传至大脑引他几声急促的低喘,背靠着树干随意滑坐在地。牛皮纸袋窸窸窣窣作响,掉出的几个枣子被候在一旁许久的小精灵抱走了,回头时不忘洒落几捧象征幸运的金粉。

可陈立农只能捂着膝盖说不出话,痛到轻笑着,继而揩起那些金粉捻了捻撒向半空,低声说了句连他都快听不见的话。

“今年的雪,来得也晚了些啊。”

——.———.————.—————


记梗 提示 3p

还有all农群要我吗...

知了

"

陈立农不太喜欢夏天。

多汗体质的他走几步路都汗如雨下,汗液粘在皮肤上散发着汗味实在让他不舒服。还有窗外那的知了,在夜里也不曾停过。

腰间打横的手一下一下隔着单薄睡衣轻抚着小腹,陈立农被搅了睡意,一双眼在黑漆漆房间里睁得浑圆。小幅度挣扎开那手没几下,身后的人就缠了上来,脸颊贴着自己后颈肩,嘴唇亲昵地磨蹭着肌肤蹦出一句黏糊糊的话:

“哥哥怎么还不睡...”

陈立农瑟缩着脖子没躲开,手掌覆上刚刚探进衣服下捏着自己软肉的手轻拍安抚,手心的热度让他又觉浑身热腾腾的,额角的汗直留。

“没事...快睡吧。”

“那哥哥晚安...”将人往自己的方向又揽紧了些,“哥哥不准...不准逃了...”

汗珠攀过山根流进了眼眶里,酸涩刺激,陈立农不敢伸手去揉怕惊动身后的人,只好抿着嘴生生忍住不适,错过了回答的机会。

知了的鸣叫混着房内空调的轻微响声越发明显,陈立农却彻底没了睡意,身体传来的疲顿正一阵一阵翻腾着,被身后人触碰过的地方尤其滚烫,似是要烧出个洞来。

好想逃...

-

被黄明昊拽回家时陈立农已经以有事要忙为借口躲了他将近一个月。从春末躲到初夏,耗掉了所有耐性的黄明昊满脸的狠戾和愠怒,见到被自己攥得疼的人一脸隐忍也没能消去他心头半分怒火。

“Justin...疼...”

陈立农小声呼痛,揉着泛红的手腕眼眶里聚着些湿意,知晓自己做的事令他生气也不敢再说什么,静静坐在沙发上等他开口。

黄明昊却始终没有开口。他怕自己一开口就藏不住那些想说的话,更怕自己明明是受尽冷落的一方却先成了举旗投降的输家。面前的人还在按着手腕,肉眼可见的红肿像针刺入他眼眸,抵不过骨子里对对方的心软拿了药箱给他按揉。

药膏一触及肌肤便凉飕飕的,缓解不少痛感,陈立农抬眸去看蹲在身前的黄明昊,窗外的光洒进来在他脸上留下一片阴影,尖挺的鼻梁下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分明是认真上药的神态,他却感知到了黄明昊仍在生气。

于是小心翼翼开口:“Justin?”

对方不答,按揉的差不多了摆好药箱,保持着蹲在他面前的姿势,微抬着脸看他。被看得有些不安的陈立农连呼吸都放缓,鼓着勇气要再说什么对方已经伸手穿过腰侧揽上了背脊,而后肩颈多出的重量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

“哥哥是不是准备一直躲着我呢?”

陈述的语气里透出淡淡的无措,黄明昊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感受着哥哥身体细微的颤栗和明显变化的轻喘,像只受惊的兔子。陈立农隔着衣物都能听见自己加速的心跳不断在耳边放大,视线所致都是雾蒙蒙一片,只有黄明昊身上的体温提示着他自己正被他拥抱着。

“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突然躲我,”

“我很生气,明明该向你发脾气的,但是看见哥哥的脸,我就只能认输。”

“哥哥,哥哥,你不要躲我了好不好?”

“我只有哥哥了,哥哥不能这么对我。”

迟迟没进入变声期的嗓音柔软到极点,每字每句都裹着软软的糖衣,还没来得及细听就已浑身酥麻。

陈立农敏感地捕捉到喜欢的字眼,眼里露出几分惊喜又被赶来的忧虑掩盖。他推开黄明昊仔仔细细盯着他良久,

“Justin...只有我?”

“嗯,哥哥不要再躲开我了。”

黄明昊似乎也察觉出哥哥的心情,认认真真地回答着问题,掌心一下一下抚过单薄甚至因弯腰而突出的脊骨,感叹哥哥又消瘦了不少。

大概是被这举动安抚了些,陈立农抓着人凑近,面上逐渐泛起红晕,腾升出几颗细密的汗往额角旁坠。

时隔近一个月不见,沉寂的身体早在被人拽回家时亮起的红灯,只对着黄明昊才会涌升的兴奋和情动此刻如洪水猛兽不断侵蚀他的理智和羞耻心。

这个秘密陈立农没有对谁提及过,午夜梦回惊醒时湿透的后背和历历在目的旖旎画面扰得他心神不宁。本以为是自己到了谈感情的阶段而找了对自己有意已久的女生,可真正交往了他才发觉自己不是对感情有了向往,而是对黄明昊——他的弟弟,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

“哥哥?”

黄明昊半蹲着观察对方的情绪,一双眼恨不得全装满哥哥,陈立农嗫嚅半天也没再回答他什么,只有微红的眸子流露些他看不懂的情愫。

-

回到家的陈立农心里总归是轻松许多,连消瘦不少的身体都被黄明昊喂胖了两圈,肚子上稍微一放松就肉眼可见的有圈小肚腩挂着。黄明昊为此还摇了摇头,嘟囔着还不及格。

前些日子发生的事宛如烟雾消散掉了,两人都不再提及。可破镜难圆,闲暇时间里两人默契的对视又默契的移开视线,陈立农知道那根刺始终都在,不是时间和多年的感情就能消磨殆尽的。况且他也不迟钝,黄明昊下班的时间越来越早,以往爱和朋友出门玩乐的习惯都变成整日整日待在家里,黏在他身后。甚至夜里睡醒都会轻轻拉开自己房门偷瞥......这一系列的行为出于什么目的自然一清二楚。

“哥哥发什么呆?脏脏包都不吃了。”

黄明昊从身后将人圈在自己胸前与餐桌之间,低头咬了一口没怎么动过的面包,多到溢出巧克力粉糊了一圈嘴角,陈立农甚至都没有说他几句,往后仰着头嘴巴微张露出两颗门牙,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

“Justin最近很粘我,我有些开心。”也有些不安。

“只是有些吗?”

“emm...好吧是很开心...”

“那为什么哥哥不怎么情愿的表情?”

黄明昊低头,使坏地将嘴边的巧克力粉蹭在对方柔软细腻的脸颊,“是不是我太粘你,哥哥觉得没有个人空间了?”

面包店香气越发的浓郁,陈立农后知后觉被恶作剧朝弟弟飞了个眼刀,“从小到大你都粘我啊,还缺这一时吗?”

黄明昊三岁被陈立农父母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美其名多个伴,实则多了个小恶魔。凭着自己乖巧的外表骗了不少长辈的眼,抢糖果抢玩具到长大了赶走自己身边所有不怀好意的人,陈立农迟钝的神经线条到了高中才慢慢开窍,知道弟弟明里暗里有多护着自己。

三年前父母去世后只剩下他俩,两人一同离开伤心地搬到了a市,黄明昊毅然选择辍学凭自己的头脑开了间咖啡店,陈立农则在家制作糖果网上销售。即便这样两人也没有生疏,因着各自工作有不少共同点而又多了些惺惺相惜之情。

“你这样当甩手掌柜,我怕其他人有意见。”

黄明昊不以为然,觉得在哥哥身边比什么都重要,何况前些日子....想到这黄明昊脸色便冷了几分,手掌覆上对方的,试探着说:“哥哥有心事的话,不能一个人躲着,我还在这里。”

说出口的同时陈立农立刻便察觉到了不对劲,打着哈哈转移话题,被圈在一小块空间里僵硬的连呼吸都乱了几拍。心里却是伤神,自己那么任性抛下唯一的弟弟,不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是不应该的。

又东扯西扯半晌,气氛完全怪异到极致,晾在一旁的手机振振作响,陈立农瞥到联系人这才惊觉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和苏宛联系。

还没有所动作,手机已被黄明昊拿起,看着自己不熟悉的人名,黄明昊警惕地眯了眯眼,随后视线微降,“哥哥,我是不是该认识这位苏宛?”

声音前所未有的甜。

——————————。



—————。———————


陈立农不太喜欢夏天。

多汗体质的他走几步路汗如雨下,汗液粘在皮肤上散发着汗味实在让他不舒服。还有窗外那的知了,在夜里也不曾停过。

腰间打横的手一下一下隔着单薄睡衣轻抚着小腹,陈立农被搅了睡意,一双眼在黑漆漆房间里睁得浑圆。小幅度挣扎开那手没几下,身后的人就缠了上来,脸颊贴着自己后颈肩,嘴唇亲昵地磨蹭着肌肤蹦出一句黏糊糊的话:

“哥哥怎么还不睡...”


J...Justin的新造型使我回光返照……